欢迎您来到揭阳第一中学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资源 > 校本资源 >

师 感

文章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6-09-27 22:20 点击数: 字体:

揭阳一中  林璇   

 

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老师?在这个人生观、价值观满是冲突的今天,从教十几年的我,也难给出明直的答案,何况乎要求书之以文。只能是将生活点滴累以小序,滥以充竽。 

中秋前后的夜已是微凉,丝丝的凉意缠绵着如水的月光轻拂于路人的肌肤,脸上、胳膊上、腿上,所有外露的皮肤上都荡漾着玉白的莹光,举手投足间显得份外的招眼。才想起,揭阳的秋最是适宜活力的夏装的。我游走在沿江路的绿道中,迷醉在这宜人的秋。面江,身后新一中的教学楼灯火通明,那里有我熟悉的三尺讲台;对岸,老一中的西斋楼已成市级文物,那里是我对揭阳最青春的回忆。 

我最感慨于揭阳的好,一是温养人的气候,一是独有的韩流。我说的韩流无关长腿的欧巴,也无关刻刀下的美眉,而是“不虚南谪八千里,赢得江山皆姓韩”的韩流。韩愈之于潮汕,恰如《师说》中“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”的尽职。而潮汕人民则用质朴千年的“韩江、韩山、韩堤、韩祠”念想着主政潮州不到八个月的“韩师”。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师生情啊,传承世代,跨超千年!揭阳尊师的风气如同随处可见的榕树,扎根于城里乡间的每一寸土地,也扎根于人们纯朴的心田。这无形间也对为师者提出更高的要求,包括教学的专业,也包括自身的品德。我也已是为人师了,从一中走出,又回到一中,从讲台下坐到讲台上站,才知道这三尺讲台站上去容易,站好了难,站一时容易,站一世难。现如今,各类观念横流,就连对教学,不同的人也会从不同的角度提出各种似是似非的见解。我也从不曾间断地思索,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师,当教师成为我的职业。然,许是过于愚顿,许是尚未得到顿悟,从未曾得到真解。但我想,教学总要有个目标,总要有个考量,用心地教,最大程度地让学生得到知识,总是不会错的。 

不觉间也已从教十多年了,我教过的学生也有人开始在讲台上激情绽放了,而我的老师依然温雅如旧轻执着教鞭,似乎还是在昨天,似乎从不曾老去。我最是欢喜去听我老师的课的,一边是沉醉于那浑然天成的讲台艺术,一边是重回学生时代的窃喜的小心思。也只有在这时,我才会如斯真切地欢愉着,老师容颜从不曾在年月中流失。何为师?何以为师?我不曾细想明白,我只想用心地度过每一天,和我的师,也和我的生。在课堂上,我对学生是有明确要求的,该记住的知识点是一定要下功夫去记,该做的练习、习作是一定要保质完成的,该考好的分数是不能丢的。当然,这有些不合时宜的老土。但课前课后,该花的时间是要花的,这不仅是对学生的要求,老师要花的时间和精力更多。我一直对学生这样强调,也一直在践行着,一如我的老师。

岁月如诗,总不断地有人用青春年华为她加注旁白与注解。今夜,站在北河边,目光游离于新老一中间,远处是大妈们不曾走远的青春激荡着这中秋的夜,不觉掸了掸落在胳膊的银色的凉,依稀间又回到了多年前毕业季。那是要走出一中的最后一天,和三五外宿友好相约是夜去看一看教学楼的熄灯。高中三年,我们是没在一中夜自修过的,当然也就从未见过教学楼的熄灯。于我,教学楼的熄灯,更多意义的在于一种念想,在于对高中生活最后一刻的一种特别的仪式,如同青苹果对于小孩的馋。期待在夏夜中滋长,甚至于能让人忘却蚊子叮咬的烦,从未见过的熄灯该是一种如何的壮观呢?年轻的岁月最不缺的就是臆想。终于是见到大批的同学纷纷地下楼了,我们几个更是将期待推至了高点。当然,结局是很骨感的,一刹那灯就灭了,无声无息地,连眼睛都没睁没闭就结束了。小沈阳说,眼睛一闭一睁,一天就就过去了;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。但是眼睛没睁没闭一切就过去,望着一片黑暗,错愕得我们连感慨的话都说不出。不记得大家都说了什么,又是怎么地各自回家,整个高中生活难得的一次夜约,似乎就成了整个夏季最大的丑,十几年过去了,大家也不曾提起。许是健忘吧,高中的许多大事,我已是无法记起,偶有的是别人提起或翻阅校史时才勾起些许的印象。我也已无法将每个曾经的科任老师一一记起,而难忘的却总是细微点滴,总是各种关于学与教的趣事、小事,总离不开学习、考试、成绩,似乎高中的生活本就该是这样的。

当然,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基于我的善忘。我的学生曾问我,为什么我不是教化学的。我不解。学生说电影上演的啊,教化学的老师健忘。无语地,只能再次提醒他们该交作业了,以示廉颇能饭,当然有时难免的偶尔会将一篇习作提升为两篇。老师有时也是可以有不讲理的权力的。 当然,善忘于我,有时更多是无心无肺式的马大哈。春节时,外地工作的学生回揭阳,几个学生相约到家里来。他们带来了两盆小花,更有个长大了的小家伙从衣袋中掏出了几颗糖。才想起,由于低血糖的毛病,经常于身上带些糖,经常的便和他们分享了,有时也作为一种玩笑式的奖励,没想到终是被当成贪吃的馋嘴了。我不由得一阵的甜蜜,一阵的感动,许是师生间偶有的一些小记忆、小默契也是很腻心的。理所当然的,还是一贯的健忘,瞎聊胡侃后,尽忘了请他们共聚晚餐。遗憾着感慨之余,却也对下次请他们聚餐充满了期待,当然到时如能有人自告奋勇地主厨那就更完美了。

寒露渐浓,丝丝的流云轻拭着月朦胧,万物沉浸一片迷幻的白,大妈们也已散却,我依然轻踱于自我的天地。不知何处飘来了桂花的香,还记得大学校园里也是有一片丹桂林的。秋到的日子总会有如火红云和沁人的香,我最喜在那流连,一本书一袋零食就能悠荡一天时光。而毕业后,有幸能继续流连于校园,我从来是满心的欢喜。教师,本就是有些自我的职业,总有些常安泉石的味道,而我呢,也是不善于人际的往来,也无多求于物质繁有,恰得如意地享受这份校园朴质的简白。但也是因不曾有的忧思,使得无缘于思想的深度,难于言序,如何做一个好老师。也许,缘着简简单单的舒心,真真切切地做着日复一日地教与练,享受于师生间质朴的情怀,这就是我对于做一个合格老师自我的见解吧。夜渐清,偶有的是江边的淡雾转述着秋寒,耳边仿佛回荡着张清芳的哪首《花雨夜》:雨很美,夜很凉,花很香。轻轻地叩击着石砌的街路,我独爱着这夜路的宽。